岳池县纪委从细微处筑牢“防腐墙”

近两年,岳池县纪委监委通过18个派驻纪检组,对全县43个乡镇实行交叉监察接访,借助“惠民大数据监察平台”“大数据+巡访员”等新模式,开展“线上线下”整治工作,实现了全县所有职能部门信息横向互联、监督纵向到底、警示教育互通,打通了服务群众的“最后一公里”,受到了党员干部和群众的一致好评。

交叉接访,将矛盾化解在基层

2018年8月,岳池县纪委正式下发关于派驻纪检组到乡镇接访工作文件,将全县43个乡镇全部划分给18个派驻纪检组负责接访,实行纪检组全域交叉对乡镇开展不定期接访工作,推出了监察工作向基层延伸的具体举措。

2018年10月13日,正值秦溪镇场镇赶集的日子,岳池县纪委驻县委组织部纪检组刚将接访点铺设好,该镇小清溪村7组群众杨顺刚便前来咨询粮食直补款被克扣的问题。经过调查,杨顺刚所反映的问题的确存在。在县纪委的督促下,杨顺刚被克扣了两年之久的直补款得到补发,同时县纪委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了诫勉谈话。

由于一些地方政府在处理群众信访问题上以简单粗暴的方式对待,导致群众越级上访事件时有发生。岳池县通过采取派驻纪检组交叉接访的方式为信访群众开辟出“畅通绿色信访渠道”,受到了极大的欢迎。

“自开始实行派驻纪检组下乡交叉接访和监察工作以来,基层群众的各种问题都可以向接访的纪检组反映,现在一些看似小而散的问题得到了有效纠正。”岳池县纪委相关负责人介绍。

通过宣传,岳池县的接访举报“毛细血管”得到全面疏通,有效推动群众依法、如实、有序、有效参与举报。据统计,2018年,该县纪委监委围绕群众最关心关注的问题,组织开展街头问政近400场次,解决问题近千个;村社问政2000多场次,解决问题近万个,有效地消除了农村监督盲区。

大数据监察平台“监控”一切细小违法

朝阳乡龙马村、肖家店村等14名群众已经死亡,但还在继续领取低保金、普安镇接龙岭村计划生育指导员张尚富一家只有7口人,系统显示他家每年领取粮食直补款的人数却为21人……”从岳池大数据监察平台上发出的警示信号,引起了县纪委网络值班人员的注意,相关部门随后便开展调查处理。

据了解,岳池县纪委大数据监察平台于今年3月上线运行,是集公开、监督、执纪、问责、决策于一体的“大数据+阳光监督”平台。该平台通过将全县43个乡镇和70个县级部门的国家公职人员、872村(社区)三职干部的汇总信息和包含全县死亡人口、工商注册信息、房产购置信息等在内的共397497条资金数据全部录入平台,使之成为一双常年不眨眼的“火眼金睛”。

“通过对大数据监管平台设置比对规则,系统自动筛选,可以形成可疑数据和线索数据库。”岳池县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侯聪介绍,根据问题线索数据库,组建专项核查组,按照逐条逐项、见人见事的原则开展核查,快速精确地查找出违纪违法者。

岳池县纪委书记、县监委主任刘勇说:“通过用数据说话、用数据管理、用数据问责,不仅对民生政策的执行、惠民资金的使用和民生项目的实施情况进行了全面‘体检’,还堵塞了各领域资金财物申请的漏洞。”截至目前,岳池大数据监察平台共比对出可疑数据8167个,问题线索总数529条,涉及党员领导干部及站所负责人513人、村居干部68人、违规群众75人,涉及违规领取惠民资金220余万元。

用身边事教育身边人

“随着监察体制改革的深入推进,纪检监察机关监督范围扩大了,权限手段更丰富了,社会关注度更高了,这对自身建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刘勇说,近年来,岳池县纪委监委通过注重发挥监督治本功能,紧盯公权力运行的各个环节,在推动公权力运行法治化规范化的同时,展示并强化典型案例警示教育,实现“查处一个教育一片”的治本效果。

案例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在去年10月建成运行的岳池县廉政教育基地——阳光馆内,包括2014年被查落马的岳池县委书记、县长在内的数十名贪腐干部的照片、忏悔视频和文字展现在最显著位置,起到了掌权人贪腐必被查的警示震慑。

“县纪委将这些取之于我们身边的鲜活案例摆放出来警示大家,其目的就是要告诉大家,千万不要伸手,伸手必被查。”岳池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机关党委副书记田青彪在参观阳光馆后感慨,一定要严于律己,从思想上筑牢堤坝,时刻用反面典型警醒自己和家人。

严惩更要严教,岳池县用身边的反面教材教育身边人,不断提升纪律教育警示作用和震慑效果的同时,为全县的党员干部从思想上筑牢廉洁底线。今年以来,岳池县系列警示防腐举措已收到明显成效,截至4月,清理一卡通39万余张,收缴违纪收入326.44万元,全县各级党员干部主动前来说清问题人数达522人,主动上缴违纪所得54.87万元。

岳池网友

作者: 岳池网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