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在中国文史上的地位和价值是无出其右的,尤其是文坛泰斗的一言九鼎,更是一锤定音,夯实砸固。如宋代史学家郑樵在他的《通志.总序》中所评,《史记》“使百代而下,史官不能易其法,学者不能舍其书,《六经》之后,惟有此作。”。而伟大的文学家鲁迅评《史记》是:“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由此可见,《史记》地位之重要。而它的作者司马迁自然不是凡夫俗子,应该比他书中塑造的人物更加真实可信,光彩照人。令人高山仰止,五体投地了。可是司马迁却是生不逢时,因言获罪,蒙受着天下奇耻大辱,抱恨终生。他在《报任少卿书》中,以给朋友任安这封信为突破口,把火山爆发般的感情喷涌而出。这是散文史上的一座丰碑,被誉为是“天下奇文”。虽说是封书信,但它的信息量却极大,可说是司马迁人生观、思想观的整体表现,是用血泪浇铸的文字。信中提到的李陵是和他的命运紧密相连,也是个悲情人物。是名将李广的孙子,就是那“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渡阴山”中的飞将李广。将门出虎子,孙子李陵也是好汉一条。自率5千步卒千里奔袭,长驱直入,击溃8万匈奴精兵,打进王庭。直至弹尽粮绝,死伤殆尽,又无援兵:兼之叛将告密,单于举全国之精兵强将把他合围,战败被俘,举国震惊,王公大臣对李陵毫无同情且落井下石。而司马迁与李陵素无交往,更无杯酒之欢。此时却挺身而出,慷慨陈词,为李陵说公道话,说李陵“事亲孝,与士信,临财廉,取与义,分别有让,恭俭下人,常思奋不顾身,以殉国家之急。”,并力陈李陵非但无罪而且功劳巨大。这些话却惹怒了皇帝,得罪了权贵,招致杀身之祸,被判死刑。因无重金自赎,只得忍受宫刑,囚禁牢笼。在李陵事件上是司马迁浩然正气的闪亮登场,也是他忍辱含羞的根源所在。李陵事件在班固的《汉书.司马迁传》、《苏武传》中都有详细的记载,和司马迁记述的事实完全一致。而《李陵答苏武书》更是哀穿千古,撕心裂肺的仰天呐喊!这3篇文章对照阅读,更能看清那段惨不忍睹的血淋淋的历史,照见最高统治者的刻薄寡恩、残酷无情,和臣子“伴君如伴虎”的险恶环境。正因如此,司马迁的所作所为显得尤为难能可贵,他的人品精神令人佩服。尽管身受极刑,为能著书立说,成一家之言,忍辱苟活,以超人的意志,历时10年完成煌煌巨著《史记》,给中华民族的文史上留下了光辉灿烂的奇珍异宝。他不仅仅是书写得好,更重要的是他践行了做事先做人的宗旨,并生动诠释了“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的真正含义,他是重于泰山的,是流芳百世的。文如其人,读懂了司马迁,也就认识了《史记》这座伟大的丰碑。

 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评论区

发表评论 / 取消回复

必填

选填

选填

◎欢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及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