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6号看完《南方车站的聚会》不许动,听完胡歌的片尾曲才准离开电影院

  • A+
所属分类:娱乐

大家好,每当有风叔觉得值得一写的有意思的电影歌曲出街时,就会开始营业了

今天,你们家老胡胡歌出了一首《美丽的梭罗河》,他即将上映的新片《南方车站的聚会》的片尾曲

这当然不是一首新歌,风叔中午回家给爸妈放了一下,爸妈听了老胡唱第一句就说,这哪是啥新歌,这是我们那个年代的歌!

歌词是这样的

的确啊,《美丽的梭罗河》(以下简称《梭罗河》)不仅是一首曾在中国家喻户晓的老歌,更是几代亚洲导演非常热爱用的一首歌——这一次,轮到刁亦男导演了

《梭罗河》是一首印尼歌曲,唱的是爪哇岛的最大河流梭罗河的美丽风光。爪哇岛真的就是我们开玩笑的时候说的“把什么事情都忘到瓜哇国了”的那个爪哇呢,这个岛不一般,面积和中国的安徽差不多大,人口却有1.5亿之多,印尼首都雅加达就在这个岛的西部(中学地理经常考第一名的风叔开始科普了)

而梭罗河则是发源于中爪哇省印度洋岸的塞武山脉,经过一个叫梭罗的城市,往东北切穿肯登山流入爪哇海,《梭罗河》歌词里的“你的源泉是来自梭罗,万丛山送你一路前往”,就是指的梭罗城,一个人口50万,有很多华人聚居的城市

梭罗河全长有560公里,和中国唯一流到北冰洋水系的额尔齐斯河相当,它的流向请看下图

很多年来,大部分中国演唱者都写《梭罗河》是印尼民歌,但其实不是,而是印尼作曲家格桑· 马尔托哈尔托诺(Gesang Martohartono)在 1940 年创作的,《南方车站的聚会》这次把原作者写出来,也是对版权的尊重,但其实印尼语原词也是这位格桑先生写的

《梭罗河》的风格来自印尼的克隆宗音乐,这个音乐风格受到葡萄牙音乐的影响(来来来,世界历史背起来,当年,为了垄断香料贸易,葡萄牙殖民者率先入侵了印尼),克隆宗音乐里的乐器包括尤克里里,还有小提琴、长笛和手鼓等等,但格桑先生这首歌最早的配器是吉它和笛子

这次胡歌版的《梭罗河》里就大量用了打击乐和吉他SOLO(哈哈 此SOLO和梭罗河的Solo是一样一样的写法啊)

来听一段格桑和他的侄女唱的最正宗原版的《梭罗河》吧,她的侄女Waldjinah被称为印尼歌后。这段歌曲果然用简单的笛子和吉它伴奏呢

《梭罗河》的传唱,有点像哪首世界名曲呢?对了,风叔觉得像《莉莉玛莲》

二战后期,占领爪哇岛的日军,从广播中听到了这首天生就带着乡愁的歌曲,很喜欢。二战后,这首歌就被带回日本,并迅速传开受到欢迎

我们知道,日本人有一种要找到源头不惜掘地三尺的劲儿,本来就不是专业音乐家的格桑,硬是被日本人找了出来,奉为大艺术家,多次受邀到日本表演。日本人不仅建立了格桑基金会,还出钱在梭罗城建立了格桑公园。格桑也很高寿,2010年去世时,享年93岁

而我们能在日本电影里听到《梭罗河》,是小津安二郎1962年的最后一部作品《秋刀鱼之味》

热闹的酒馆街上,背景音乐是已经改编得很有日本味道的《梭罗河》

酒吧中,很小津风格的低机位

笠智众扮演的老父亲曾是舰长,和老部下喝酒,讨论日本战败的问题。这个场景,很多影迷就小津是否反战的倾向争论不休,其实这就只是个历史背景,小津的电影,还是多注意他的细节吧,比如他为什么要用《梭罗河》?可能就是凸显时代吧

而《梭罗河》在中国同样曾经家喻户晓,但究竟如何红的,可能有两个以上的渠道

1965年之前,中国和印尼关系可以用“蜜月期”来形容,多首印尼歌曲在中国流行,其中就包括《梭罗河》,但著名歌唱家刘淑芳《宝贝》更加有名一些

其中,中国民乐大师彭修文指挥中国广播民族乐团的民乐版《梭罗河》,以笛子总启,竟意外有了原曲的意境,非常经典

1994年,BMG香港公司出了《舞台巨人 彭修文作品集》(1954年到1964年),这套唱片是录音最顶级、选曲最经典的彭修文精选唱片

这套唱片就收录了这首《梭罗河》

至于歌唱家演唱的版本,在大陆要稍微晚一些,甚至现在都很难找到大陆版歌词是谁翻译的

最早两个《梭罗河》人声版本,都来自香港艺声唱片,时间都在1960年代前后

在艺声的一张叫《牧羊女》的唱片中,有一首文微萍唱的《梭罗河》

香港艺声唱片是特殊历史时代的产物,一两句很难说清楚它,但你把它看成是当年香港唱片行业的“长凤新”(银都机构),理解起来就简单了。它出版的大都是内地音乐家的唱片,一般来说,中唱公司出过的唱片,艺声会在香港另外出一个版本

我国第一代女中音歌唱家董爱琳,也在艺声出过一张《梭罗河》,董爱琳先生是著名的《红莓花儿开》的最早演唱者

到了1980年代初,大陆有好几位女中音歌唱家,都在自己的唱片中唱了《梭罗河》,这首歌还真适合女中音醇厚的嗓音呢

1981年,生在印尼,回国后生活在天津的华侨歌唱家陈蓉蓉,在中唱总公司出了一张《椰岛之歌》,用印尼语唱了这首《梭罗河》,之后她还为好几个公司录了这首歌

2004年,香港著名导演杨凡在他的电影《桃色》中,就用了陈蓉蓉版的《梭罗河》

1982年,中唱上海公司为上海著名的女中音歌唱家靳小才出的《吐鲁番的葡萄熟了》中收录了这首歌,靳小才就是董爱琳先生的学生

2006年姜文电影《太阳照常升起》中,也用了《梭罗河》,由文雅的南洋华侨小梁唱出

歌曲开始,伴随着河水流动的声音

时间节点是1976年的夏天

小梁用吉它弹唱着,揉面团的女生们就伴着节奏踢腿,展现青春的线条

小梁在片中是南洋华侨的人物设定,所以唱《梭罗河》是很贴合人物经历的

《梭罗河》在香港和台湾地区也很红,不过是另外和大陆相对平行但不干扰的线了

目前能追溯到最早把《梭罗河》在香港翻成中文演唱的,是出生在澳门,但在新马长大的潘秀琼,不过她最有名的歌,是《情人的眼泪》

嗯,潘秀琼也是迷人的女中音呢,这首歌在港台是叫做《梭罗河之恋》

《梭罗河之恋》的填词是大师级的音乐家陈蝶衣,他写成了一首情歌,歌词里的“一阵阵晚风吹送吹送,河面上吹起绿色浪,一双双情侣徘徊徘徊,徘徊在长堤上”,和大陆版的“你的源泉来自梭罗,万丛山送你一路前往,滚滚的波涛流向远方,一直流入海洋”的意境差别非常大

不过,潘秀琼具体是何时首唱的中文版的《梭罗河之恋》的,年代久远,难以查到,但应该是她在EMI唱《情人的眼泪》的同时期,也就是电影《杏花溪之恋》的1956年之后不久,也是非常非常早了

1990年,EMI把潘秀琼金曲CD化,第一首就是《梭罗河之恋》

另外,在台湾比较早唱《梭罗河之恋》的是著名歌星美黛,时间是1964年在合众唱片的《马兰山歌》中。美黛已于去年1月去世,享年79岁

而生在上海,后来移居香港的著名歌星潘迪华潘姐姐,则是最早用英语唱《梭罗河》的歌手。2000年,王家卫邀请潘迪华在《花样年华》中扮演孙太太,本来电影没有孙太太这个角色的,但墨镜在电影开拍八个月后,发现潘姐姐的上海腔调太有味道,于是硬是加了这个角色

而在《花样年华》的音乐里,墨镜王还找来据说是潘姐姐18岁时候唱的英语版《梭罗河畔》(Bengawan Solo)向她致敬,如果真是18岁,那么这个版本就该是1949年的了

2008年,潘姐姐出了一张《101至爱》的超级精选,里面当然也有这首歌

2019年,87岁的潘姐姐还在香港举行了致敬潘迪华音乐旅情演唱会,这之前她还出了一张叫《东西一堂》的唱片,也收入了这首英语版的《梭罗河畔》

如今,这首歌早就成为世界名曲了,翻唱版本难以计数,风叔为大家推荐几个我觉得值得一听的版本

2003年,EMI为香港老牌歌星,《上海滩》的原唱叶丽仪出了一张精选《Recollecting The Very Best Of Frances》,里面的《梭罗河》是叶丽仪用印尼语唱的,这个版本是金碟,录音也挺好的

1990年,华语流行乐编曲大师陈志远在台湾乡城唱片出的《陈志远的音乐之旅3》中的纯音乐《梭罗河畔》,虽然带着当年的编曲痕迹,但是很适合放松来听

1991年,从印尼到台湾地区发展的华侨歌手文章,出了一张《喜新恋旧》的专辑,里面就有《梭罗河畔》,他是用中文和印尼语混着唱的

1998年,天后梅艳芳在华星出了张老歌翻唱专辑《变奏》,唱了粤语版的《梭罗河》

既然《梭罗河》是女中音最爱,那么我国女中音一姐关牧村怎么能不唱?她本世纪初在上海声像出了一张《天山红玫瑰》里有唱,录音配器都不太好,后来上海声像改头换面再版过,就要好一些

如果真要找一个录音非常发烧的版本,风叔推荐香港雨果唱片2000年出的一张发烧碟《禧乐》杨小琳演唱,不过可能坊间已经很难找到了。19年过去,这个版本的《梭罗河》的录音依旧很震撼

12月6号,看完《南方车站的聚会》不许走,听完老胡的片尾曲《梭罗河》才准退场喔!

讲真,老胡这个宣传视频录得好寒碜啊,可能剧组把钱拿去做音乐去了吧,这首《梭罗河》的制作人是著名影视配乐人窦鹏

另外,《南方车站的聚会》入选了这次厦门举行的金鸡百花电影节第一批展映片单

在此之前,桂纶镁在大银幕消失了整整两年,期待喔!

文/落山风

图片来自网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