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鲜命理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文化传统 > 正文

文化传统

算命人的秘诀揭底 为何算得“准”?

泰源2022-04-14文化传统291
算命问卜有不少爱好者。但是到底灵不灵,有此道中人道出了秘诀。先来看清朝官员宋永岳亲历的两个对比的实例。宋永岳是清朝人。家境殷富,捐了广东香山、新安巡检,升迁海阳丞。除了任职官场,他本人又精通医术。晚年

算命问卜有不少爱好者。但是到底灵不灵,有此道中人道出了秘诀。先来看清朝官员宋永岳亲历的两个对比的实例。

1.jpg

宋永岳是清朝人。家境殷富,捐了广东香山、新安巡检,升迁海阳丞。除了任职官场,他本人又精通医术。晚年他游历山川,自号青城子,著书自娱。在他写的《亦复如是》一书中,记载了他亲自经历的两件算命问卜的事情。

湖南安福县,有个叫邓文会的人,精于占卜算命之术,所占之事,十分奇验。宋永岳曾经雇船前往澧州(今湖南省澧县),在船上丢失了铜钱二千文,船家怀疑是水手所偷,但水手们都不承认。此时刚好有以占卜闻名的邓公在当地州城,于是宋永岳就同船家前往占问。

当邓公摆好占卜器具之后,就问船家说:“你船上有姓朱的人吗?”

船家回答说:“有。”

邓公又问:“此人面上有麻子吗?”

答说:“是的。”

邓公就断言说了:“就是这个人了,他用蓝布单衣包裹着钱,放置在石桥旁大树下的水中,前往可取得也。”

船家在数日前丢失去了一件蓝布单衣,怎么寻也找不到。因此以此事问朱姓水手,朱姓水手无法抵赖,只好一同到石桥旁树下起出铜钱。邓公凡是占卜失物和逃亡的事,都是如此这般奇验,实证例子非常多。

宋永岳也曾见有卜者占事,对已往发生的事十分灵验,但占未来的事就不验,此等人本来就不精于术数之学,不过是用引诱、套话的方法来谋生而已。宋永岳曾经借居在津市(今湖南津市)的关帝庙,与一姓陈的人一同居住,这人是以占卜算命为生,这里就称他陈卜。

一个风雨交加的日子,一整日大雨不停。有一人年约五十多岁,冒雨前来,请求占算疾病。

陈卜摆好占卜器具之后,即问道:“先生是从南方而来?”

那人说:“是的。”

陈卜又问:“你儿子生病了?”

那人答:“是。”

接着又问道:“数日来病势颇重,服药无效是吗?”

那人又答:“是。”

最后陈卜说:“三日后当愈。”来人惊以为神,放下谢金而离去。

事后宋永岳问陈卜:“你何以一一预知,真的是这么灵验吗?”

陈卜笑着回答说:“你不见今日之风向吗?整日吹北风,其人背干面湿,必是迎着北风而行,故知其从南方来也。”

宋问:“你怎么知道是他儿子病了呢?”

陈卜回答:“凡人之子爱父母,终究不若父母之爱子。如果不是关心儿子的病,谁肯冒着大雨来问卜呢?”

宋又问:“你又怎么知道他儿子病重,服药无效?”

卜者说:“我见他其形神仓皇,必然是因为病重服药无效,没有解决之方,所以才来问卜决疑的。”

宋继续问:“你怎么知道他三日后会痊愈呢?”

陈卜回答说:“这只不过是随口应酬之话,只求一二语令他当时信服,谁计较事后验与不验?况且三日后如果痊愈,证明我的占算灵验矣;如果三日后死去,他想我前面的一一算对,必以为我知道他儿子会死,不过不肯明言罢了,所以当作反话来讲,在我来说,仍不失为神算也。”

宋笑道:“你标榜自己是‘神算’,原来是‘神’在这里了!”

陈卜回答:“你见过天下有几人是真正靠本事来算的吗?凡算命问卜,都离不开这些;能够做到这些的就是‘神’,除此之外,无所谓‘神’也。”

宋说:“既然如此,那么天下之所谓‘神算’者,现在我知道了!”

从上面的记载可看出,作者宋永岳第一次遇到的邓公占算之事,应该不是用引诱、套话的方法得算出来的。因为邓公摆好占卜器具后,就直接根据布策说出了偷钱人的三个特征:一是姓朱,二是面上有麻子,三是钱用蓝布单衣包裹着,放置在石桥旁大树下的水中。这三个特征这么具体,而且事后一一应验,这不可能从船家身上察言观色等套话的方法套出来的。所以邓文会是个得到真传实学的占卜人,但这样的人很少,可遇不可求。在现代社会中,这种人恐怕已经失传了,只是不知道在深山老林中还有没有。

第二次,他在关帝庙遇到的陈姓占算者,据陈自己供认,是靠引诱、套话的方法来算的,并认为大多数算命问卜的人,都离不开这些,能此则神,舍此就无所谓的神算了。这一类是世人最常遇见的。

后来江湖上出现四大秘本:《英耀篇》《军马篇》《扎飞篇》《阿宝篇》,多是以揣摩人的心理来算的。虽然内中也有很多经验和口诀,及一些真传的东西可以借鉴,但基本上还是以察言观色,迎合客人的心理,从而达到求财谋利的目的。所以便会出现“已往甚验,事后即不验”的结局。

现试以《英耀篇》几段来分析下:

“入门先观来意,既开言切莫踌躇。”
其意思是指:问卜的人一进门,就要先弄清他想问什么;一旦弄清了,开口就不要犹豫。

“天来问追欲追贵,追来问天为天忧。”——
父亲来问儿女的命,是想知道儿女将来能否富贵?子女来问父母的命,是为父母的事情担忧。

“八问七,喜者欲凭七贵,怨者实为七愁。七问八,非八有事,定然子息艰难。”——
妻子问丈夫,面色喜的是问丈夫何时发财发贵,面色愁的是为丈夫之事忧愁。丈夫问妻子的事,如果不是妻子出事,一定就是没有子女。

“叠叠问此事,定然此事缺;频频问原因,其中定有因。”——
如果求卜者老是问同一件事情,必定是在这件事上有所欠缺;求卜者频频问原因,其内中一定有原因。

“急打慢千,轻敲而响卖。隆卖齐施,敲打审千并用。十千九响,十隆九成。敲其大而推其比,审其一而知其三。一敲即应,不妨打蛇随棍上,再敲不吐,何妨拨草以寻蛇。先千后隆,无住不利;有千无隆,帝寿之材。故曰:无千不响,不隆不成。学者可执其端而理其绪,学一隅而知三隅。随机应变,鬼神莫测,分寸已定,任意纵横。慎重传人,师门不出帝寿,斯篇玩熟,定教四海扬名。”——

这一段,更是相士们看相算命的精要,能掌握它们,就认为能无住不利了。“千”是他们的术语,广东话也有“出老千”之语,意思是说出计谋去骗人。

“急打慢千”是相命时的基本要领,就是说给人算命时,必须瞅准时机,突然发问,击中要害,陷对方于猝不及防的境地,使对方在仓促中忘记来时的戒备心理而透露出真情实况。

“急打”是指要有突发性,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使其无暇自顾,从而瓦解他的心理防线,如此,不愁他不从实招来。所谓“慢千”,就是在获悉对方的“情报”后,要运用恐吓的手段,再给对方以强烈的刺激,使他惊诧、惧怕,担心有大祸临头之感。这样,他自然会求教于你,向你讨教消灾避祸的法术。为什么“千”要慢呢?因为你要有时间组织一套语言,来欺骗对方,语调必须做到平稳而有力,切忌急躁和语无伦次,一字一句一板一眼慢慢吐出,威严,阴森可怖,掷地有声,震慑对方的意志,粉碎他的抵抗。

“轻敲而响卖”,就是说,在套取对方的情况时,要采取旁敲侧击的手法,不能直敲直槌敲错地方。一敲就要敲到与对方心事有关连之处,起到敲山震虎的功效。“响卖”就是经过“敲”又揣摩到对方的底细线索后,顺势而入,以肯定的语气把底牌亮出来,端出己见,使对方大为惊异并且深深地佩服你的高明。所谓“响”,就是一经探明路数,就要毫不犹豫,果断地出击直点对方的“穴位”,牢牢地抓住对方,在对方心中树立你的信念和权威感,由此,你可以左右逢源。

然而,仅仅有打击和刺激,是不行的,还必须配之以“隆”,就是奉承恭维,夸赞和鼓励,给对方以希望,使他相信时来运转可以避祸之说,一切不幸均可化解;使他相信厄运之下,他仍是富贵命,幸运将降福于他。所以“卖”和“隆”要结合起来加以实施,单有卖,会把对方吓跑。你越是给他看到吉祥如意之光环,他越会乖乖地听你的“调遣”。算命结束,两者皆大欢喜,如若结局不是如此,那就失败了。同样道理,“敲打”、“审千”也必须并用不悖,缺一不可。这样自会“十千九响,十隆九成”。

从以上两个例子的对比中和《英耀篇》的“秘诀”可见,算命问卜之事,为何有些占已往发生的事十分灵验,但占以后的事即不验了。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